商會新聞

郭家學:我要做一家能傳承千年的企業

導語:近日,由國家行政學院主辦的《全球商業經典》雜志對商會會長陳宏、常務副會長郭家學、副會長馮軍及CEO張亮分別進行了專訪,并進行了專題專版報道,今天為大家刊發的是商會常務副會長郭家學專訪稿的第一部分內容,由于篇幅較長,商會公眾平臺將分二期刊發此文,以饗讀者。

去公職,投商海,對資本長袖善舞,將白加黑、蓋天力、麗珠制藥、云南白藥納入麾下,鑄下耀眼商業帝國;命多舛、運不濟,在登頂之際折翅,膝下明星品牌忍痛割讓;百煉成鋼他淡定從容,回歸本源向傳統文化致敬,力挺500年中醫藥“老字號”廣譽遠走向世界。此心安處,方能成功,譽“廣”譽“遠”!

以上是2014中國十大經濟潮流人物獎評審組委會給西安東盛集團董事長郭家學的頒獎詞,可以說這段文字極為精確地概括了他大起大落的從商經歷。他曾被外界稱為“資本狂人”“并購賭徒”,短短幾年間完成了一系列大規模并購,將東盛打造成中國最大的醫藥集團之一,積極向世界500強挺進;在夢想觸手可及之時,資本大廈卻一夕崩毀,將他逼入絕境,死神與他擦肩而過;而今他挺過了最艱難的歲月,巨額負債全部償清,終能簡裝而行。手握“廣譽遠”這家400多年的中醫藥老字號,他致力于傳承傳統中醫藥文化,潛心經營一家小而精的企業,為之勾畫能傳承百年乃至千年的遠景。

初見郭家學,是在前門大江胡同中的一個四合院里。他個子很高,聲音洪亮,語速偏快,回顧往昔時自然平靜,針砭時弊時慷慨激昂,談及企業時自信從容,總體而言是個行事爽利、善于表達的人。在那里,他給筆者講述了創業至今幾經周折的心路歷程。

懸崖邊的選擇

“1987年我從師范學校辭職下海,到2005年為止共十八年時間,我都在做一項有關世界五百強的實驗?!惫覍W將自己的創業經歷分成三個階段,第一段歷時久,且與五百強之夢密不可分。

1966年出生的郭家學是陜西辭去公職下海經商的第一人。他養過豬,種過中草藥,與諸多白手起家的創業者一樣,在最初的階段艱辛備嘗,堅持到96年時轉機出現。這一年,他收購了陜西鳳翔縣的一家國有藥廠,開啟了東盛的發展歷程。3年后,東盛更名為“東盛科技”,完成借殼上市,自此郭家學帶領著東盛集團開始了強勢發展之路。

東盛在中國醫藥領域的擴張之勢堪稱瘋狂,在五年內大手筆收購江蘇啟東蓋天力、青海制藥、麗珠集團、湖北潛江制藥;更在2004年力克華源、華潤、復星等業內大腕入主云藥集團,聲勢至頂。并購、抵押、再并購,東盛戰車可謂勢如破竹,巔峰時,郭家學擁有46家藥廠,4家上市公司,東盛的最高年銷售額超過了100億。這一切似乎都預示著登頂世界500強的企業夢想僅有咫尺之遙。

結果,折戟沉沙,一朝夢破。無論商海浮沉還是人世變幻,以“無?!倍指攀鼍驮桨l顯其慘烈。

“90年代中后期我給陜西兩家國有企業作擔保,但2005年時這兩家企業幾乎一夜之間破產,我整個集團的帳號全部被查封。我當年想用市場化的手段做一家世界500強,正在做夢的時候,這件事發生了,給我貸款的銀行都不干了,所有銀行都搶著抵兌東盛?!?/p>

2006年10月31日,《東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對外擔保補充公告》《東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東資金占用及其解決方案的公告》公布,震動了整個業界。東盛被拖垮了,神佛亦無力回天。

巨額負債在身,還要面對證交所和媒體的公開指責,當時40歲的郭家學認真考慮過是否要以死亡作為一種終結。提到這段經歷時,他的語氣流露出一種沉淀后的平靜。

“2006年我曾花了一個月時間思考到底要不要死,11月4日那天終于決定第二天要在我西安的辦公大樓跳樓自殺。11月5日是星期天,我起了個大早,給父母寫遺書,然后是給我兄弟、給我孩子都留下了遺言,就等太陽落山之后就了結自己的生命。但到了當天下午三點左右,我弟弟和公司的一個老總來了我辦公室。他們當時對我說:‘如果你死了,公司的問題我們解決不了,那你就等于把所有人都害死了,把所有幫助支持你的朋友也逼上了絕路。我們那么多人從國有企業、從機關、從學校出來跟隨你,就是看重你是個有事業心和責任心的人。你死了,這些人怎么辦,公司怎么辦,你死了也等于宣判父母的死刑?!杂浭乱詠?,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嚎啕大哭就發生在那天。

人選擇死亡本身已經是一件很艱難的事。疾病、貧困、災難,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比的過死亡的摧毀性。而我甚至欲死不能,心里充斥著極度的難過和矛盾。不過這一天之后,我想就是天塌下來我也沒什么可怕的了。我連死都不怕了,還有什么好怕的?”

當然現實畢竟不是勵志小說,主人公下定決心后就馬上能夠自此順遂,一路無礙。為了維持資金鏈,在廣東兩家銀行的介紹下,郭家學又和河北的滄化和寶碩兩家企業建立互保,沒想到正是這兩家企業使他在泥淖中掙扎了更長的時間。兩年時間他對外擔保10多億,可2008年時這兩家企業又破產了。

“我當時面臨兩個選擇,破產重組是最快的路子,另外一個方案就是通過處置資產償還債務。最后我還是堅持選擇了后者?!敝劣谶@樣選擇的原因,他認為與從小所受的傳統文化教育息息相關。

“就我本人來說,這種教育的影響非常深刻。父母從小就教導我們要謹守仁義禮智信,要對天地君親師充滿敬畏。印象里的七十年代,我還是七八歲時,每年過年其他小朋友都早早提著燈籠走家串戶去玩了,而我們家不是。老爺子總是要等到晚上十二點,把老祖宗和天地君親師的牌位從閣樓上請下來,讓我們小輩洗澡換上新衣服虔誠地敬神后才能出門。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清算封資修,這么做是很冒風險的,但在我們家還是把這項傳統堅持下來了。

我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可能年紀小的時候還不太明白為什么要敬天地君親師。但隨著自己閱歷的增長,就能理解家庭對于這種傳統文化的恪守。這種耳濡目染下扎根心中的理念對我做企業也影響甚深。你選擇創業,也就意味著你選擇了承擔責任。企業銷售產品,你就對消費者有責任;公司員工在這里工作,你對他們也有責任;作為社會團體,企業更要承擔起稅收、公益等社會責任?!?/p>

承擔選擇的后果遠比選擇本身更為艱難。處置資產清償債務這條路,郭家學前后共用了八年時間才堪堪走完。而這段路程里的每一步,他都在經歷斷腕之痛。
“白加黑”的品牌處置后以12.64億賣給德國拜耳;價值百億的云南白藥被銀行低價賣掉,以7.5億賣給云南省國資委;稅后利潤近3億的新疆新特藥民族藥業有限公司,最后僅僅賣了其市值的一個零頭。

郭家學回顧這些被賤賣的資產時依然難掩痛惜,不過對于其最后的結果也保持了一種平和的坦蕩。他總結道:“這是我創業經歷中的第二階段,處置資產這個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割肉’的過程,損失巨大,很讓人心疼。但為了償還債務,徹底卸下債務包袱,最后都只能選擇將這些財富割讓。我們耗費八年償還了企業主債權32億,同時對外擔保的16億,也全部解決了。

建國以來,民營企業為國有企業償還如此巨額債務的只有我們一家,而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企業遇上如此負債最終挺過并圓滿解決的也就是我們一家。作為企業來說,我們可以說已經盡到了自己的社會責任。資本市場對于我們過去的這段作為也給予了很高的認同?!?/p>

能夠圓滿解決債務問題,在一定程度上還要歸功于東盛內部的同心同德。郭家學對于員工在危機時刻的不離不棄也一直銘刻于心。

“這第二段經歷說起來很簡單,但實際艱辛是外人無法體嘗的。2008年我們曾經13個月沒法給員工發工資,但是沒有一個公司的高層,沒有一個部門經理離開公司。幾乎每一個高層都從家里借錢給公司,甚至把自己的房產抵押出去,把錢借給公司。按說公司遇上巨大的債務危機,隨時都有可能破產,一旦破產了,大家的錢就還不了??纱蠹乙廊幌嘈殴疽欢軌蚨冗^難關?!?/p>

青天白日的節義,自暗室陋屋中培來;旋乾轉坤的經綸,自臨深履薄處操出。在寒冬中負重停滯八年的東盛終于在2013年迎來了破冰的機遇,郭家學以“廣譽遠”為王牌,開始了他的第三段創業。

柳氏莊園里的頓悟

在處置資產的那段煎熬的日子里,郭家學也在考慮今后的出路。在朋友的建議下,他有意轉向新能源領域,此時世界五百強的夢想仍在他的規劃中。為了積累行業知識,他報名參加了長江商學院能源班??旖Y課時山西晉城市政府邀請這批企業家去當地考察,因為晉城是著名的煤層氣的儲藏地,潛力很大。郭家學沒有料到就這次考察,把他以前辦企業的種種理念都給顛覆了,也徹底改變了他今后的發展軌道。

柳氏莊園之行就發生在這次考察中,他現在回憶起來對細節的描述也相當具有畫面感,可見當時其感慨之深。

“考察的最后一天,當地旅游局帶我們去考察柳氏莊園,那是柳宗元后裔的宅第,初建于唐,后歷代均有擴展,興盛于明清兩代,聲名顯赫。中國老話說,富貴不過三代。但這個家族卻延續了四五百年的繁榮,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我在路上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視,對已形成的家族文化的恪守與傳承。

莊園一進大門就是孔廟,拜完孔廟出去緊連著一個教化石長廊,其中各種雕塑,內容都是中國傳統德育故事。園子里最高的一個樓是私塾,族中不管男女,從小都要在此接受教育。再舉個例子,一般人榮歸故里,都極為張揚。但這個家族規定:不管你在外面官有多大,錢有多少,離家十里時一律要下馬下轎,徒步回去,而且不許帶著隨從。這樣做的目的就是不打擾周圍居住的老百姓?!?/p>

回程途中,郭家學如醍醐灌頂:幾百年后現在的世界五百強還剩幾個呢?這種思考一旦開始,既有的價值觀無可避免地以摧枯拉朽之勢被推翻重建。五百強的目標如戳破的肥皂泡一般卸去了夢幻的光環,對他不再有吸引力,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令人振奮的夢想:做一家能傳承下去的企業。

冥冥中似有天意。早在2003年8月,東盛集團收購了有著400多年歷史傳承的山西廣譽遠,正是這次收購為郭家學的歸來種下了前因,廣譽遠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他新夢想的承載者,因為“廣譽遠”三字所代表的歷史和文化都有著令人信服的重量。

其前身是山西中藥廠,屬國家商務部首批確定的“中華老字號”企業。它于明嘉靖年間創立,是中國最古老的中藥企業,與廣州陳李濟,北京同仁堂,杭州胡慶余堂并稱為“清代四大藥店”。后經多次改組,數次更名。主導產品為傳統中藥,流傳久遠。其中龜齡集與定坤丹被認證為國家級保密處方。而龜齡集、定坤丹和安宮牛黃丸則均被國務院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醫藥關乎人命,本身是敏感行業。而郭家學對廣譽遠的要求卻不止于將藥做得好,更要將藥做得精。具體而言從產品的選材,炮制的工藝,傳承的方式上都有幾近嚴苛的規定。

據他介紹,廣譽遠的龜齡集所選用的人參是六到七年生的,一公斤將近幾萬元,而國家標準僅要求兩年生的,其造價不到800塊錢一公斤;炮制中藥用的醋從外面采買回來,先要在陽光房中曬三年,20公斤最后曬至一公斤,濃稠到像蜂蜜一樣才可使用;淫羊藿的片狀藥材,要人工減掉周邊絨毛,一個工人一天剪不到一公斤;制藥有幾百道工序,每道都有師傅,皆為師徒傳承。新人入門,還要舉行嚴格的拜師程序。

“從那次晉城之行后,我們用了三年時間籌備了廣譽遠的再出發。2012年底公司的遺留問題全部解決,去年元月我們發布了廣譽遠的新戰略。世界五百強我是絕對不會再做了,即便你今天創造五千億一萬億的財富。五百年后還會存在嗎?我不能肯定。今天的世界五百強企業有幾家有百年歷史的?廣譽遠能否成為世界五百強一點都不重要,關鍵是它在一百年、兩百年、五百年甚至千年后仍在造福中國人的健康事業,再多的財富也無法與這樣的前景相比。所以我什么事都不干,一門心思做廣譽遠。我要復興廣譽遠,復興中國中醫藥文化,讓廣譽遠走向未來五百年,甚至更遠,這就是我現在想做的。

廣譽遠的文化是精益求精的文化。以龜齡集為例,從采購到炮制,要耗時四年才能出產,真正是‘四年做一粒藥’。這個品牌能四百余年傳承不斷,可貴之處就是遵循了‘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省物力’的行業操守。只有謹守我們老祖宗的制藥理念,做好藥,恢復老百姓對中國傳統中醫藥文化的信任,這個企業的根脈才不會斷,我們這一代人的付出才是有價值的?!?/p>

文化復興之使命

對于廣譽遠的前路,郭家學多次以“天時地利人和”皆備來形容。他認為中藥產業已迎來100年最好的發展時期。

“我們國家現在面臨的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信仰的缺失和價值觀的混亂。自五四以來,為了反帝反封建,當時知識分子就主張全盤西化,打倒孔家店,文革時傳統文化更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F代社會正在陷入一種全民焦慮的狀態。沒錢焦慮,有錢焦慮,當大官焦慮,當小官也焦慮。因為保有信仰的人才有根基立身于世,尊重民族文化的國家才可能真正強大。

所以十八大后,新一屆領導班子非常重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國家領導人到孔府視察、會見宗教人士,都是倡導弘揚傳統文化的信號。習主席9月24日出席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時發表的講話讓我心潮澎湃。所謂中國夢,也就是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復興的標志是什么?是人人都有錢嗎?不是這樣。首先應該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要用文化來強盛我們國家。仁義禮智信是融入中國人血脈中的東西,只有民族文化的傳承不斷,民族的精神命脈才能不衰。

其中,中醫藥文化正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習近平在年初于法國的一次演講中提到中醫藥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儒釋道宣揚的文化對人或組織的影響是要在持續了幾十年后才能看見的,是一種長期的潛移默化的影響。而中醫中藥不同,它產生的是一種既時影響,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現世報。你此時此刻信任它,此時此刻就能看到果報??粗嗅t吃中藥,治好了病,就會鞏固這種信任,進而轉化為一種宗教般的信仰。所以說它是‘鑰匙’,這就是中醫藥文化的力量,以之為鑰,幫助建立文化自覺、文化自律,最終使我們國家走向文化自強,讓中國的文化能成為全球的主流文化之一,這是一項利在千秋的事業。

所以我現在做廣譽遠做得很有勁。對于企業發展而言,機遇和個人選擇同樣重要。有了這個大環境,又有了廣譽遠這個品牌,天時地利人和都占上了,想不干好都不行。在中國的企業家里,我認為自己目前是心態最從容,幸福指數最高的人。因為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怎樣能達到這個目標。只要每一天都這么干,堅持下去,我就能完成這一目標?!?/p>

絕地逢生后的郭家學在回首來路時顯得更理性也更通透,他說:“在你的溫飽問題解決后,那么能否將你的個人愛好和要干的事業結合起來便更為關鍵。如果你既能賺錢維持自己的生計,又能彰顯個人價值,這樣就更容易獲得成就感和社會認同。一味追求做強做大是不可取的。做好做精,讓你的企業走得更遠,讓你的企業能夠記載這個時代的商業文明,繼而傳承下去,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p>

西商的義利平衡之道

秦晉商幫曾是中國歷史上最顯赫的商幫之一,被稱為西商,可是在新中國解放后就沒有“西商”之說了。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后,新西商才開始出現。從陜西走出來的郭家學是“新西商”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對于西商的重新崛起也有自己的見解。

“明清時代全國有幾百家山陜會館,每一個會館都象征了秦晉兩個商幫的智慧,是一段商業文明的見證。因此,秦商和晉商被統稱為西商。今天的西商要繼承和發揚老西商的傳統,其一是勤奮,其二就是抱團精神。那么多山陜會館的存在就說明了這一點。在外做生意的西商一人有難,可以八方支援,相互照應,相互幫忙。

此外更關鍵的一點是整個西商群體都非常重視義利平衡。一個商人如果重義輕利,肯定發展不起來。道理很簡單,企業不賺錢,你怎么生存?反之如果你重利輕義的話,你也走不遠,更賺不了大錢。而西商恰恰是將兩者的平衡掌握的最好的商幫。

所謂‘義’就是信譽、仁義、義氣,放到今天來講,最重要的就是要講誠信,對企業員工要誠信,做出的產品要誠信。廣譽遠門口掛著一副對聯,內容是‘非義而為,一介不??;合情之道,九百何辭’。直白一點解釋就是不義之財一分錢不要,合理的收入理所當然,這就是典型的西商精神。還有廣譽遠一直秉承的古訓‘修合雖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也是這種‘義’的體現。制藥的過程沒人看見,可是人在做天在看。天是什么呢?天地良心,也可以說是我們的價值觀。把眼光放得更長遠一點,這個‘天’也可以指我們的消費者。因為消費者是產品最直接的體驗者和效果的檢驗者。我們用最好的藥材,最細致的工藝炮制好了藥,老百姓服用后治好了病,他就會推薦給周圍的人用,口碑建立起來自然就贏得了人心。

可見新西商要崛起,核心還是要掌握好義與利之間的平衡關系。誠信做好產品,服務好社會,同時也為我們的消費者、投資人、員工、社會都創造出價值,把傳統文化融入到我們的企業管理、產品制作中,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的企業走得更久?!?/p>

采訪的全程里,“文化”與“傳承”一直是郭家學言談中的關鍵字。他強調廣譽遠的價值在于經過百年、千年的傳承,它依然在造福中國 人,而人們每次走進廣譽遠國藥堂又都是在接受一次傳統中醫藥文化的洗禮。郭家學攜廣譽遠的強勢回歸堪稱完美,幾乎可以讓人遺忘那場蛻變曾何其慘痛。不過正是在灰燼中收獲的新生才顯得越發珍貴,正如汪國真所寫的:

向上的路
總是坎坷又崎嶇
要永遠保持最初的浪漫
真是不容易
有人悲哀
有人欣喜
當我們跨越了一座高山
也就跨越了一個真實的自

(文章來源:全球商業經典,2014年第11期刊文)